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基金

旗下栏目: 宏观 产业 理财 黄金 期货 收藏 货币 财税 市场

万家“8亿挪用门”第二季:谁是操盘手?

来源:龟蛇锁大江 作者:瓶子 人气: 发布时间:2014-08-20
摘要:[摘要]销售万家共赢产品的诺亚财富相关团队已解散;中行深圳分行则表示只是通道,不会兜底;而万家共赢目前并无新的表态。 本报记者 刘 瑞 实习记者 吴俊捷 深圳报道 万家共赢8亿资金被挪用的事件仍在继续发酵,当事各方争相表态,自己并非直接责任人。 21世

[摘要]销售万家共赢产品的诺亚财富相关团队已解散;中行深圳分行则表示只是通道,不会兜底;而万家共赢目前并无新的表态。

  本报记者 刘 瑞

  实习记者 吴俊捷 深圳报道

  万家共赢8亿资金被挪用的事件仍在继续发酵,当事各方争相表态,自己并非直接责任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金元百利正在帮忙寻找项目接盘方;而销售万家共赢产品的相关团队已解散;中行深圳分行则表示,在金元百利吾思资管计划中,中行只是通道,不会兜底;而万家共赢目前并无新的表态。

  重重谜团当中,投资人最为困惑的是,这件事情到底谁应负责。

  “缺失”的托管行

  高达8亿的资金被划转,其中最被质疑的是万家共赢产品的托管行。

  今年6月初,万家共赢与深圳景泰一起成立了“万家共赢景泰基金一号至四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资金金额8亿元。从公开材料可以获悉,该产品投资于与云南分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发商的部分售房受益权。

  然而,今年6月20日,深圳景泰擅自变更景泰计划的投资策略,将资金用于其他用途,其中6亿元出现在金元百利吾思棚户区改造资管计划;另约2亿元被计划用于偿还深圳中行一个即将到期的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万家共赢此款产品的投资标的为中国银行云南分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发商的部分售房受益权。

  但多位业内人士则表示,“这款产品有着挂羊头卖狗肉之嫌,投资标的或许并非真正售房受益权。”

  “一般而言贷款利率是6%、7%左右,但这个项目给投资者的利率则高达10%以上,再算上销售费用、管理费等,成本高达15%以上,所以这个钱明显是给了房地产开发商。”某子公司人士如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万家共赢相关人士确定融资方为房地产企业,但否认融资方为佳泰地产、丰华鸿业。同时上述人士坚称,投资标的确实为中国银行云南分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发商的部分售房受益权。

  但有知情人士指出了合作中的瑕疵:“首先募集资金投资的项目必须明确,其次是明确项目、交易对手后签署合同。比如万家共赢和中行云南分行的合同签完后,才能募资,募集完了,成立的资管计划必须托管。如果该资管计划不是直接到项目,而是通过LP再投资到项目,那么LP要再做托管,这个账户全部开完以后才能划钱,违背这个常识肯定有猫腻。”

  目前从公开材料并不能直接获悉万家共赢景泰资管计划的托管行,而万家共赢负责人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方便透露托管行。

  “托管行其实主要就是根据委托人和管理人的指令进行资金划付和清算,一般而言只要符合当时资管协议的内容才能实施划转资金,”某托管人士如是指出,“一旦托管行缺失,就会使资金轻易被划转。”

  相对而言,金元百利吾思资管计划的结构相对清晰,但争执之处在于,中行上步支行是否兜底。

  据了解,金元百利吾思资管计划有两次托管。首先该资管计划成立时在托管,随后该资管计划认购吾思基金发起的有限合伙基金的LP份额,有限合伙基金再通过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以委托贷款的形式,将资金发放给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有限合伙基金托管行亦是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

  8月13日晚间,金元百利公告显示,为尽快解决我司资产管理计划目前面临的突发状况,向本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顾问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通报本事件,要求其尽快提供解决方案。

  对此,上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联系了中行上步支行,其相关负责

  人于上周五回应,我行对金元百利资产管理计划项目提供委托贷款方案的投资顾问服务,不承担任何资金代收付、清算兑付以及实质性承诺等义务。

  “现在只能说是中行上步支行为投资顾问,按常理投资顾问的责任包括推荐项目和管理项目,而且当时项目立项时,内部立项人士跟我们报告评审时说的是中行销售。但目前为止,中行是不是销售方还不太清楚,有待于进一步调查。”金元百利相关人士如是指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万家共赢景泰基金的巨额资金挪到金元百利账户上后,金元百利曾携带律师团队赴深与中行进行接洽。

  “如若中行如此推脱责任,只能说我们在和中行签订协议时,对他们的惩罚条款不明确,这是我们的失误。”上述金元百利有关人士认为。

  谁是操盘手?

  与托管行一样充满疑点的是,参与各方的角色。

  目前,深圳吾思负责人李志刚及相关人士已被公安机关批捕。

  “李志刚本人有和我们进行接触,看起来人很本分。他也拿房地产项目找过我们,但他的项目我们并不喜欢。这种地方性的项目,在我们公司根本就不会立项,何谈过会。”上海某基金子公司高管如是指出。

  万家共赢总经理伏爱国亦曾表示,万家共赢景泰资管项目是由诺亚财富方面介绍过来,通过万家共赢发行,诺亚控股进行代销并最终成立,并由诺亚财富另外一家子公司诺邦资产担任投资顾问角色。诺亚财富的子公司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万家共赢的股东之一。

  “诺亚财富肯定脱不了干系,据我了解此前的团队已经解散,近日亦有媒体报道银行从业者牵涉其中。”有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亦有人士认为,万家共赢景泰资管计划对接的是金元百利吾思的资管计划,即前者募集资金以解兑付危机。

  但事实上,金元百利吾思一期今年8月中到期的仅有800万元,并不是所谓的借新还旧。

  某参与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佳泰地产资金紧张是事实,地产公司有融资冲动。

  彼时,其产品说明书显示,其第一还款来源是丰华鸿业负责的昆明宝华寺一级土地整理的成本及收益返还收入约7.1亿元。第二还款来源则是以佳泰地产、润泰置业两家公司开发的“银座”“中央公园”项目销售回款及其他现金收入约10.3亿元。

  现在的问题是,倘若第一还款来源出现问题,第二还款来源是否有保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佳泰银座去年8月左右开盘,大概有180套左右的单位,开盘当天卖了120套左右,目前已经卖了一百三四十套,只剩下四五十套了,每套30万。楚雄润泰中央公园总共是700多套,去年6月份开盘的,目前也只剩下二十套了。

  “今年8月中到期是可以还款的,而且宝华寺项目有400亩地块原定于今年8月和11月进行招拍挂,现金流很快就会回来的。”金元百利相关人士分析。

  “所以实在不明白,万家共赢景泰的钱为何突然被挪用,到底是基金发起人李志刚还是诺邦资产在掌管?我认为是两个坏人准备以他人名义干一件坏事,最后在分赃不均上造成了内讧。”知情人士指出。

  对此,截止到截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从诺亚方面得到回应。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市场上已有多家房地产企业对棚户区改造的项目公司丰华鸿业感兴趣。

  “最理想的结局就是以丰华鸿业为主体,把项目重组后重新启动,把现在丰华鸿业相关债务清理掉。然后招拍挂,让项目正常运行。”有参与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责任编辑: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