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宏观

旗下栏目: 宏观 产业 理财 黄金 期货 收藏 货币 财税 市场

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还是战略敌人?| 专访魏尚进(2)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7
摘要:最近的贸易摩擦也是一样。如果贸易摩擦促进了开放,那最终这个摩擦是好的,对老百姓提高消费水平、对企业提高竞争力有好处。在开放过程中,短期会对一部分企业形成冲击,随即而来企业的调整不一定很顺利,可能对就

  最近的贸易摩擦也是一样。如果贸易摩擦促进了开放,那最终这个摩擦是好的,对老百姓提高消费水平、对企业提高竞争力有好处。在开放过程中,短期会对一部分企业形成冲击,随即而来企业的调整不一定很顺利,可能对就业等造成压力。开放带来一定的冲击这种说法不仅仅适用于中国,别的国家也是一样。

  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不断深化调整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国在所有国家中的调整能力是比较强的,从来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失业。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很有弹性,调整比较迅速。也就是说,虽然有了压力,但是因为市场调整比较快,最后反而产业结构优化了,剩下来的是有比较优势的行业,且做大了。贸易摩擦给中国带来的“短痛”还真是比较短的。

  《中国制造2025》本身不能成为贸易战的借口

  《财经》:您觉得产业政策在刚才说的调整中能起到什么作用?近期的贸易争端中,美国似乎一直在批评中国的产业政策,您怎么看待?

  魏尚进:首先,我认为很多情况下产业政策有可取之处。因为市场有时候会失灵,比如外部性或自然垄断,也有些行业会有规模经济。也就是说在有些情况下市场均衡未必是社会最优均衡,在这种情况下设计得当的产业政策是可取的。实际上,最早提倡产业政策的就是美国政府。美国建国后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Alexander Hamilton正式提出需要通过政府行为来支持制造业产业发展。

  实际政策执行过程中,各个国家的情况很不同。产业政策经常被滥用,资源被浪费,效果适得其反。中国在改革开放前的产业政策基本上是失败的。中国要设计好的产业政策,也是要看什么是市场做不了的,只有市场做不了或做不好的,政府进行干预才会提高效率。

  其次,产业政策和贸易规则的关系需要分析,不能简单概论。WTO的规则并没有说成员国不可以实施产业政策,但任何产业政策不能区别本国企业和外国企业。比如说,假设因为我们认为芯片行业的发展是有规模经济的或有正外部性的,会帮助别的相关行业的发展,所以政府要支持。那么政府在支持的时候,支持的是这个行业,也就是只要在中国做芯片的企业都支持,这就不和WTO规则相违背。再比如修路、基础设施等,在金融市场不是很发达的情况下,民企因为无法得到长期融资而不一定做得好。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支持一下,提供长期低息贷款,只要是不区分本国、外国企业,就与WTO规则没有冲突。

  我看了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文件本身没有歧视外企的说法,所以文件本身和WTO没有矛盾。当然,执行的细则是另外一回事,可以执行得没有矛盾,也可以执行得有矛盾。

  《财经》:您认为本次美国政府并没有针对中国搞贸易战,只是中国的贸易体量和发展速度到了特定的阶段之后的反应?

  魏尚进:首先,美国国内有不同派别,比如国防派、商贸派、学院派,他们对中美关系的态度不同。国防派从来都认为中国是竞争对手,不只是从这届政府开始的。早在十八年前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就有人提出来说中国可能是美国政治、军事上的竞争对手,必须要遏制它。但国防派在美国国内以前没有占优势。商贸派与学院派则一般认为中美之间经贸关系发展是共赢的,中国比美国发展速度快一点是正常的,因为中国本身基础相对弱些。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美国的老百姓和企业都会有好处。

  总统自己其实从来没有说这一次的关税行为是战略遏制行为,总统以下的官员中当然有国防派。在中国的开放程度没有美国高的事实背景下,以往的美国总统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但这个总统可能觉得谈判太慢了。

  从实际行为上来看,如果美国行动只是针对中国的战略遏制行为,那它不会对自己的盟国也同时开火。美国的盟国抱怨说,要对付中国别把他们也当敌人对待。但是特朗普并不理会,还是同时好几个方面同时开火。

责任编辑:ye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