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宏观

旗下栏目: 宏观 产业 理财 黄金 期货 收藏 货币 财税 市场

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还是战略敌人?| 专访魏尚进(3)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7
摘要:所以倒过来说,特朗普对中国以增加贸易壁垒作为威胁要求中国改变经贸政策,还不完全是因为他把中美的战略竞争作为他最重要的目标。可能他就是认为,美国很傻,的整个贸易体系比包括欧洲、日本在内的国家更开放,所

  所以倒过来说,特朗普对中国以增加贸易壁垒作为威胁要求中国改变经贸政策,还不完全是因为他把中美的战略竞争作为他最重要的目标。可能他就是认为,美国很傻,的整个贸易体系比包括欧洲、日本在内的国家更开放,所以现在要对多方同时开火,让所有其它国家都降低贸易壁垒。事实上也的确有人妥协。韩国承诺接下来对美国的钢铁出口不超过原有水平的70%;德国很多汽车企业也要求他们的总理在汽车行业欧美都实行零关税。

  我认为,不是说在美国没有人针对中国,一定有些派系把中国当做战略敌人,很希望能和别的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中国,但是这位美国总统本人看重的是眼前利益,而不一定把战略敌人放在口上,其实际行为对战略竞争看成最重要的目标。

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还是战略敌人?| 专访魏尚进
  当然,中国今天的经济规模、发展的速度、在国际上的声音,使得一些美国商贸派的态度也改变了。很多美国的跨国公司,曾经把中国看做自己的主要出口市场,或是外包工厂的地方,它们曾经是在美国支持开放的重要势力。同样的这些企业今天把中国更多看成是竞争对手,所以他们在和美国政府的互动中心情很复杂,支持对中国继续开放的力度弱了下来。由于传统的支持共和党经济开放的企业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使得共和党政客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财经》:面对这样的局面,中国应该怎么应对?

  魏尚进:要把改革开放和谈判的战术战略区别开来。一方面对中国有好处的开放政策,就应该坚定不移地去做。另一方面,在谈判中,坚持要求对方把他们的改革开放和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结合起来,打好谈判牌。

  其实不仅美国对中国有要求,中国对美国也有很多要求,比如中国要求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对海外投资的审批过程、条件要更透明;要求美国对反倾销行为的判定、反倾销税的执行中反市场原则的做法也要改革。

  《财经》:有观点认为,CFIUS更加针对中国的国企?

  魏尚进:美国海外投资审批会对于中国企业在美投资有很大的影响。对于来自中国的民企,虽然没有直接政府背景,美国认为也有间接政府背景。比如华为,是不是民企呢?还有民企的老板说我的所有财产都是党的,美国会问这不是民企国企界限不明的证明吗?

  美国的法律体系的优势一般是相对透明、相对可预测,但美国对外资审核过程不具备这些特点。它是美国政府中几个部门联合审批的,有权力在任何时候告诉企业说这一次兼并收购不符合规定,可以是事后宣布兼并收购无效。当然审批也不是只是完全针对中国企业的,也否决过加拿大、以色列、英国企业的兼并收购行为,所以法律本身不一定针对中国,但执行中中国企业被否决的比率要高很多。实际上中国对美国投资在2017年相对2016年下降,原因之一是中国的外汇管制收紧,不完全是美国的审查。不过在不通过的审查里,很多中国企业觉得自己不是在敏感行业里,美国政府不应该否决,但是在许多可松可紧的灰色地带中,美国政府可能就从严处理了。

  产业政策也需要精细化设计

  《财经》:产业政策有好有坏,这么看需要区分具体行业。哪些是需要产业政策扶持 的,比如一些新兴行业、投资大周期长的行业?

  魏尚进:不是所有的新兴行业,或者所有的投资大周期长的行业都要扶持。比如制药业虽然投资大周期长,但是可以是纯市场的;世界上多数好的药、高级医疗器械都是民营企业做出来的。所以总的前提是大多商业活动市场做得很好,只有少数需要政府来支持或干预。

责任编辑:ye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