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宏观

旗下栏目: 宏观 产业 理财 黄金 期货 收藏 货币 财税 市场

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还是战略敌人?| 专访魏尚进(4)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7
摘要:如何区分两种呢?当然是要做分析。针对这些少数的行业,就需要专家来分析,看是不是存在市场失灵,具体失灵在哪里。除此之外,即使有市场失灵,同样是要政府干预,也有很多不同手法,它们的相对效率是不一样的。窗

  如何区分两种呢?当然是要做分析。针对这些少数的行业,就需要专家来分析,看是不是存在市场失灵,具体失灵在哪里。除此之外,即使有市场失灵,同样是要政府干预,也有很多不同手法,它们的相对效率是不一样的。窗口指导、整体补贴、补贴部分等等,同样是补贴,也需要考虑怎么样才是使用的资源最小。

  《财经》:中国今天的手法有哪些调整,该怎么调整?

  魏尚进:具体的做法有很多改善的空间。假设某行业需要发展,但市场做不了,具体来说就是企业家看到的回报率比社会回报率低,这个时候企业自己做不了,或者太少太慢,就需要政府帮忙。

  帮忙有很多办法。一种做法是:凡是这个行业里的企业都补贴,这种做法不是很有效率,要撒一大笔钱给许多企业;另外一种做法是:考虑到之所以有市场失灵,是因为每个企业家看到的回报率比社会回报率要低,所以政府要做的是拉高企业家的预期回报率。

  政府可以说,任何企业如果把某件事情做成功了,政府就再奖励一笔钱给这家企业,使得企业家的总预期回报,是市场回报加政府(事后)奖励,达到了应有的社会回报率。相比于前一种做法,后一种做法更有效,用的(纳税人的)资源更少,因为只有做成功的企业被补贴了;而从企业事先激励的角度来说,这两种做法是没有区别的。

  《财经》:有一种说法是中国的补贴基本是补到企业身上,如果直接补到消费者头上会不会更好?

  魏尚进:德国就是补贴消费者,结果德国企业又抱怨说,这些补贴都补到了中国企业头上去了。因为中国新能源的产品得到了本国政府的补贴,本身价格就便宜,然后德国消费者都去买中国产品。补贴应该给最有效率的企业,但德国企业认为中国企业是因为有了补贴才更有效率。假设有个国际协议说,大家都不能补贴企业,只补贴消费者,那没有问题。

  当然针对新能源,如果它的最终目的是减少排放,那最直接的办法还是任何有排放行为的企业都必须要付排放税,把排放的成本提上去,这样达到目的的社会成本最低。

  《财经》:在创新方面,您觉得中国现在的产学研状态如何?

  魏尚进:中国有很多企业,会主动找科学家,把产学研结合起来。举个例子,甘肃一个主要产品是枸杞。枸杞要怎么选种、运输、保存,企业会找农业科学院的专家来改良种子,研究抗风、改变季节性等等;会找专家来研究包装等等。这样的例子非常多。中国发展这么快,一定有很多非常成功的产学研结合的例子。当然反过来的例子也有,有时候因为体制的问题,产学研相互配合的动机不是很强;有时候是信息的问题。

  中国制造想从made in china到created in china,首先是因为到了这个发展阶段,其必要性很强。我们曾经是把廉价劳动力作为竞争优势,但接下来一定会要求生产率的提高和发明创造来作为下一轮经济增长的源泉。非这么做不可。

  中国社会已经出现很多了created in china的例子,华为、大疆,和很多不太被人所知的公司都很有创新能力。中国企业的专利,不光是国内数量增长很快,在美国申请专利增长速度也很快,比大多数国家都快。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专利在美国得到别的企业引用的增长速度同样也很快。

  除了专利之外,在商业模式等方面,中国的发展也很快。我认为没有理由认为中国只会靠廉价劳动力,没有创新能力。一旦发展对发明创造、劳动生产力的要求高了,自然而然经济会有反应,尤其是民企。

  针对发明创造,有没有政府可以做好的、推广的支持工作呢?中国对创新的支持的资源支配,有明显的偏国企的倾向,但是中国多半的发明创造是民企做的,然而民企要拿到政府的补贴要难很多。

  换言之在同等的财政支出情况下,如果能够把对企业的支持从偏重国有企业到不区别民企国企,那么中国的发明创造可能会更快。

责任编辑:ye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