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聚焦

旗下栏目: 聚焦 广角 民生 公益 情感故事

5岁男孩被母亲带到终南山“修行” 靠给寺庙搬砖维持生计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1
摘要:北京时间记者 杨安平 陕西报道 没有户口,没有姓名,也没有固定的居所,正值上幼儿园年龄的5岁男孩,却被母亲带着在山里“修行”,这个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修行者,牵动了终南山一众修行隐士的心。6月29日,接受北京时间记者的采访时,孩子母亲说,因感尘世困
北京时间记者 杨安平 陕西报道

没有户口,没有姓名,也没有固定的居所,正值上幼儿园年龄的5岁男孩,却被母亲带着在山里“修行”,这个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修行者,牵动了终南山一众修行隐士的心。6月29日,接受北京时间记者的采访时,孩子母亲说,因感尘世困扰,久闻终南山盛名,遂带孩子来修行,不打算让孩子再接受义务教育;当地警方则表示,其母心智正常、身世清白,警方无权干涉其监护行为。

修行人:单身母亲带5岁男孩终日山间游荡

6月28日,在终南山库峪南天门一处道观避暑的居士李女士告诉北京时间记者,曾见一约30多岁的单身母亲,带着一个小男孩在山上打工,平时以为正在修建的寺庙搬砖为生,搬1天砖挣40元,当天就花完,次日再谋生计,如是往复,在山中盘桓多日。李女士忧心男孩得不到好的成长,希望记者能够寻访了解、提供帮助。但在当日的寻访中,记者一路攀到山顶,始终未见这对母子。

从居住在库峪的众多修行人口中,记者了解到这对母子的情况。在瀑布旁边兴隆寺的王姓居士的印象中,这对母子大约是2017年10月来到终南山库峪,自称慕名而来修行,但平时饮食并不忌荤腥,亦不读佛道经书,因此为山间修行众人不喜,他们看着可怜就给提供了居所,然而母子两人并不每晚都回来居住,径直出入不打招呼,有时回来晚了,孩子母亲也不叫人开门,自行翻墙而过,他们对此甚为担心——墙高三米、下为砖石地,如果不慎摔落,必定会受伤。

男孩与母亲吴小妹在终南山库峪兴隆宫。记者杨安平摄

王姓居士说,入冬后终南山渐渐寒冷,因担心母子被冻坏,他们就将二人劝离到山下居住,但没想到过了年天气转暖后又上山了,而且还和以前一样径来径去,回不回来都不打招呼,而且不接受更多帮助。

独居库峪半山腰白衣洞的道士杜道正则说,该女子曾提出在道观借宿的请求,他考虑到孤男寡女居一屋檐、恐生瓜田李下之闲言而予以拒绝,但女子经常带着孩子上门,说是因为孩子喜欢跟他玩,有时他专心打坐闭门不见众人,孩子就会不停敲门,“没办法,我只好拿给贡品把孩子哄走”,杜道长对修行受扰颇为无奈。

杜道长也说,去年冬天母子俩下山到杨庄村居住后,村民看其可怜,无偿提供食宿,还为女子介绍了打扫村道卫生的工作,以让其自食其力抚养孩子成长,但没想到开春后她又带着孩子上山了;也有村民提供崭新的小孩衣服请他代为转交,也被女子拒绝了。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众人不约而同地表示出对母子二人生计,尤其是孩子教育问题的担心,在他们看来,该女子“脑子有问题”。

幼童母:慕名而来修行,用佛道国学来教育孩子

为能面见这对母子,记者在山中住了一晚,终于29日中午在山中兴隆宫找到二人。面对记者,该女子自称名叫吴小妹,现年33岁,属牛,四川德阳人,大学读了一个学期即因故辍学。在北京打工期间认识一个湖南衡阳籍男子,两人搞对象时不慎怀孕,就回到男子老家生下了孩子,但没有领结婚证。后因感情不和,她带着孩子出走。先在山东省一尼姑庵居住,因仰慕终南山盛名,就在去年10月带着孩子坐火车来到此地修行。

责任编辑:ye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