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聚焦

旗下栏目: 聚焦 广角 民生 公益 情感故事

患癌女主播的苦难与微光:一场没有尽头的马拉松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5
摘要:[ 摘要 ]这个山东女人在26岁时因乳腺癌失去了半边的乳房,接着失去了奶奶与患癌去世的父亲,后来她遭遇家暴,失去了婚姻和未出世的孩子,再后来癌细胞转移,她失去了工作、爱情以及健康。后来,她和男友高阳相识、相知和相爱。跨越上千公里,高阳从哈尔滨赶

[摘要]这个山东女人在26岁时因乳腺癌失去了半边的乳房,接着失去了奶奶与患癌去世的父亲,后来她遭遇家暴,失去了婚姻和未出世的孩子,再后来癌细胞转移,她失去了工作、爱情以及健康。后来,她和男友高阳相识、相知和相爱。跨越上千公里,高阳从哈尔滨赶到济宁,陪伴曾佩。

曾佩在36岁的年纪谈及有关“身后事”的一切,似乎跟描述天气路况一般稀疏平常。墓地去年就选好了,红色寿衣搁在病房一角的柜子上,和她朝夕相处已有半年。癌细胞隐藏在墨黑色X光片的阴影处,也潜伏在她的大脑、肝、肺等8处器官,随时可能吞噬这条生命。

在济宁市肿瘤医院的一排平房里,她曾是最特别的病人,无人陪伴、难见眼泪,一个人化疗放疗,独自生活,或者说,等待生命的结束。

这个山东女人在26岁时因乳腺癌失去了半边的乳房,接着失去了奶奶与患癌去世的父亲,后来她遭遇家暴,失去了婚姻和未出世的孩子,再后来癌细胞转移,她失去了工作、爱情以及健康。

她什么也没了,除了孤独。掌控生活的圆规被命运的大手牢牢握住,癌细胞攻占的器官越来越多,圆规画出的圆也越来越小,希望随着她的体重一点点流逝了。瘦成“皮包骨头”的她接受了一切,决定“静静离开”。

曾佩这些年

只是,命运最后手抖了一下。

原本为了打发时间开的短视频账号,意外连接了圆外的世界。她在短视频里认识了同病相怜的病友,他们在一起舔舐伤口;她得到了数以万计的关注和同情,鼓励的话淹没了她的私信、评论,病房也因好心人的到来变得热闹;她甚至因此和男友高阳相识、相知和相爱。跨越上千公里,高阳从哈尔滨赶到济宁,陪伴曾佩。

她生命最后的日子,也是绝望和希望共存的时光。外界透来的阳光固执地想与阴影笼罩的生活抢夺地盘,病痛、世态炎凉和人情暖意交织在一起。

故事的结局是,希望也许没有赢,曾佩康复痊愈的可能近乎为零。但高阳很肯定,那些最后赶到的人情与善意,依旧掩映在曾佩悲苦的一生里,并未褪去。

希望也没有输。

没有尽头的马拉松

很少有人见过曾佩的眼泪。无论是看到阴影盘踞的CT片子抑或好心人前来探望,她的表情都淡淡的。胸膜、胸骨、甲状腺、淋巴结、肝、肺、大脑……她把癌细胞转移的器官记得清清楚楚,平静地跟人形容,接受放疗后的头就像“不断充水的球,随时会炸开”;癌细胞压迫到了眼部神经,人就像“过了电的小动物,抽搐、呕吐、昏迷。最后醒来,瞎了”。聊到最后,都变成了她去安慰哭得稀里哗啦的亲友。

事实上,只有呼吸不上来氧气整夜无眠时、一个人抱着氧气袋从放疗科挪回病房时,她才会发出低声的啜泣声。眼泪,只是这个患癌女人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

待的日子再久些,就能发现曾佩不喜欢病号服,她的“战袍”是一件粉色的卡通睡衣。她穿着这件衣服一个人去放疗化疗,去更换直达心脏附近大静脉的PICC管,去食堂吃饭,最后换下洗净。她走完了25次放疗和4次化疗,从去年酷暑熬到了来年开春。

责任编辑:ye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