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聚焦

旗下栏目: 聚焦 广角 民生 公益 情感故事

2020年,准备好迎接一场嗨文化带来的“代际革命”了吗?

来源:未知 作者:yezi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1-13
摘要:“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森里的发,我想要带你归噶”,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这些歌都成为了最流行的节奏。跨年晚会,街头巷尾,视频网络上每天都在循环播放。这些歌之所以能够受到年轻人的认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够嗨,这些歌曲击中了
“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森里的发,我想要带你归噶”,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这些歌都成为了最流行的节奏。跨年晚会,街头巷尾,视频网络上每天都在循环播放。这些歌之所以能够受到年轻人的认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够嗨,这些歌曲击中了当下年轻人的嗨点。可这种嗨到底是什么?是自我表达,是能够参与,是与人分享,也是虚实结合。在90后、00后的年轻群体中,嗨文化是一种原始的驱动力,只要够嗨,万物皆可!

其实,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在很多想法上与上一代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其根本原因是,他们背后所承载的驱动力变了。何帆在《变量:推演中国经济盘》中指出:从60后到80后大体上都是一代人,他们经历了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时期。这一代人的驱动力是“贫穷动力”。而90后和00后已经感受不到经济上的压力,所以他们的驱动力是“嗨动力”。

这种变化带来的,或许就是一场代际之间的革命。年轻人不愿意996,却自愿熬夜通宵搞编程大赛;饭圈文化颠覆了爱豆与粉丝之间的关系,粉丝有了更多的主动权和表达权;中国届一批老一辈的企业家退休后,新一代的接班人能否胜任他们的工作?

时代变了,激励父辈人的那些动力已经无法同样适用于当代年轻人。在这样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会站到代沟的另一边悬崖上,这将会对企业组织管理以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带来严峻的挑战。我们如何应对代际革命?又应该如何看待横亘在两代人之间的鸿沟?经济学者、得到App课程主理人何帆在《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一书中,深入解读了“代际革命”现象,读完此文,你就会深解其中意。

一、心灵鸡汤不如一件女装

2019年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程序员们揭露“996ICU”互联网公司,抵制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度。而这场运动的发起人,就是阎晗,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CEO,也是一个女装大佬。

我好奇地问顾紫翚(阎晗的妻子):“你是怎么喜欢上阎晗的?”她说:“我相信他就是中国的扎克伯格。”

阎晗从小就是个怪才。他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读计算机工程专业,曾到东京大学做过交换生。他参加过美国的黑客马拉松比赛,这个比赛就是让一群程序员连续24小时或36小时不停地写代码,看谁做出最“牛”的东西。阎晗拿了冠军。

不过,阎晗并不是中国的扎克伯格,他是扎克伯格的对手。

扎克伯格用Facebook构建了人们的社交网络,但同时偷偷地“盗取”无数人的隐私。阎晗在2018年就预言Facebook会出事。后来,媒体果然曝出了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Analytica)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违规获得5000万名Facebook用户信息的丑闻。事后,有个投资人很惊讶地说:“我怎么记得半年前就有个小孩说过Facebook要出事?”于是,他回过头找到阎晗,给了他一笔投资,让他做加密。阎晗做的是Maskbook,也就是“面具书”的意思,跟Facebook的“脸书”正好对着干。如果你用了Maskbook,当你和我在Facebook上交流的时候,只有你我能看到,Facebook看不到,因为我们都戴了“面具”。你可以想象,Facebook会多么讨厌这样一款产品。

阎晗和顾紫翚身上有很多东西是上一代人难以理解的。阎晗毕业于松江二中(这也是韩寒的母校),他在中学的时候就很出名,因为他会穿着女装上学。

责任编辑:yezi

上一篇:小天鹅出生第五天 跟随父母雪地觅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