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房产 旅游 女性 汽车 社会 军事

财经

旗下栏目: 华夏电讯 财经 健康 娱乐 IT 教育 滚动

乐视是重媒介还是轻媒介?

来源:人在网络 作者:candy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13
摘要:乐视的故事分为上下两部分,在2016年11月之前,贾跃亭的高调故事是橘红色的,都是各种最大、最早、最具成长性、最成功的资本故事;下半部分的故事基调过于灰暗,又全都是关于贾跃亭关于资金链危机的各种辩解和猜测。 一家离不开讲故事的公司,一个需要在资本

乐视是重媒介还是轻媒介?.jpg

乐视的故事分为上下两部分,在2016年11月之前,贾跃亭的高调故事是橘红色的,都是各种“最大”、“最早”、“最具成长性”、“最成功”的资本故事;下半部分的故事基调过于灰暗,又全都是关于贾跃亭关于资金链危机的各种辩解和猜测。

一家离不开讲故事的公司,一个需要在资本市场格外高调才能维持高市值的公司,乐视不能不说是一个最具“中国特色”的奇葩公司:负债近200亿元人民币,最新的季度利润仅为2亿元——一个覆盖了汽车、体育、房地产等无所不能的七大产业、但核心业务乐视电视依旧亏损的奇葩公司。

成功的企业家家相似,不幸的企业也是各各不同。两年前的“王诚”事件发生时,乐视网成功故事活跃的官商背影,彼时贾跃亭远遁美国,貌似“幸运”地躲避了一场危机。两年后,“人祸”似乎已去,但财务危机又接踵而来。

乐视究竟输在了哪里?是财务表报中的修饰“财技”不够?还是贾跃亭真的只是“缺钱”而已?

以乐视最核心的乐视网为例,乐视采用的是“硬件亏损补贴用户+服务收费”的模式,简单说来,就是电视机以低价模式(甚至不惜亏损)发展用户数量,最终依靠用户规模化之后的服务收益盈利。可事实呢?这一没有多少技术支撑、缺乏想象力的商业模式,最后变成了乐视卖一台大屏电视,就亏损一台,而仅仅2014-2015年电视业务的亏损就高达逾10亿元人民币。

对于贾跃亭来说,亏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爱听故事的吃瓜群众。对于乐视这样一家依靠PPT生存的公司,持续向资本市场输出故事并不难,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还有更大的画饼在后面。

媒介学家麦克卢汉面对上世纪50年代汹涌的电子媒介(电视机)浪潮,曾经提出了“热媒介”与“冷媒介”的概念。在他看来,媒介之冷热,和媒介的“成像原理”之物理性息息相关,电视机之所以成为“冷媒介”,是因为其电子脉冲原理引发的“低刺激强度”和“低清晰度”的视角效果,因而需要人们更多的参与性;而像电影采用投射原理,其高刺激强度和高清晰影像,并不需要人们更多的参与,你只要调用你的全部感官,沉浸在黑暗中即可。

媒介的冷热都是相对而言,它揭示了人和媒介之间更加复杂的不同互动模式。对于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新媒介变革而言,一种更有趣的媒介区分方式正在到来。

我们不妨称之为“重媒介”和“轻媒介”的区别。

前者需要更高的生产成本(如长视频),需要更多的生产资源,和更加复杂繁重的传输、存储换还原技术;轻媒介则相反,比如数字媒介里的文本信息,往往生产成本低(如一篇新闻稿件或者摄影图片),涉及的生产资源更少,所需要的传输、存储换还原技术也相对简单方便得多。

如果回到乐视所从事的行业,你会发现,它所从事的无一例外都是“重媒介”行业。

从网络视频到所谓的互联网电动汽车,这些“重媒介”并非没有人去做过,只是它们太重了,以互联网技术去颠覆传统的内容行业和媒介(汽车本身也是一种媒介),像乔布斯生前并非没有去尝试,苹果的电视项目和汽车项目至今还深锁闺中,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唯其知难,苹果撬动内容产业选择了音乐,而且是单曲方式,乔布斯当年为了说服一家家唱片公司的大佬合作,也是一家家去谈,使出了所有的人脉和力气;在电影行业,苹果理论上也可以涉足网络视频行业,但是乔布斯依旧只是撬动了好莱坞的一角,以数字动画成功切入了这一行业。

笔者曾经在美国亲自考察过互联网服务商和传统影视生产商之间的对垒关系。正是意识到互联网新媒介的颠覆性,至今美国各大电视内容生产商和好莱坞巨头都捂住了影视内容产品,坚决不和苹果、谷歌之类的网络服务商合作,这才使得像Comcast这样的传统有线电视商,依旧可以执内容+有线电视牛耳,根本不会把新兴的像Hulu这样的小兄弟放在眼里。

汽车行业更是如此。因为涉及到精密制造和传统工艺,宝马和法拉利等传统汽车生产商同样不会轻易交出自己的核心技术,和互联网服务商轻易达成合作。以埃隆·马斯克为例,这位连续创业的硅谷疯子之所以才创办特斯拉,除了其执着的技术创新理念外,其出色的个人财务能力和筹资能力也是至关重要。在特斯拉2008年经历巨大财务危机时,马斯克腾挪转移,最终以旗下另一家公司获得16亿美元的政府订单才得以脱离危机。

回头看贾跃亭领导的乐视,只是一家彻头彻尾的资本公司。比如说单纯收购几万集电视剧和上千部电影,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内容服务提供商,比如拿钱砸向汽车行业,个人投资几个电动汽车项目,就能打开一个新的领域,贾跃亭始终没有弄明白:这依旧是一个讲故事的中国暴发户概念,和技术创新、个人雄心没有太多的连接关系。

乐视的故事讲完了,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如何圈钱的老游戏。重媒介的技术演进故事还在路上,依旧需要更长的时间。

责任编辑:candy